人類的未來

我童年的夢想是利用科學的力量來解決人類的問題。我想像自己能像比爾•蓋茨一樣建立一家大企業,用我控制的資金創建研究所,聘請世上最厲害的科學家。我的研究團隊將成功研究癌症治癒的方法,並修鋪人類對地球造成的破壞。隨著我成熟,我的夢想也改變了。我發現知識和技術並不是人類發展的限制因素,而是人類的態度。

人類已經接受了科學的唯物主義,任何無法衡量或觸碰的東西都被視為無關緊要。獲得控制物質世界的能力的代價是喪失了靈魂、忽視了身體、擺佈了內心。今天的人類對星際旅行和世界團結沒感到興趣,而是處在一個充滿了痛苦和衝突的世界。人類甚至連同意不殺死對方的協定也無法達成,研發的生物、核子、納米武器等等隨時都有可能把自己消滅掉。

我們被帶入了一個又黑暗又憤世嫉俗的世界:一個不斷激起欲望卻不允許實現欲望的世界,一個在我們長大後必須為了腳踏實地而拋棄全部自己夢想的世界,一個根據物質財富和成就來相互判斷你我的世界,一個把靈性體驗視為需要藥物治療的精神疾病的世界,一個把自己變成遊客去體驗偽裝的文化、大自然、人際關係等等的徹底虛假的世界。

我從2002年開始幫助自己做內在工作,到了2017年我進入了生命的新階段。我第一項生命任務是打造出一個與現代技術和無神論觀點相容的方式,把善、美、意、真帶回給人類。我的生命指導服務旨在説明自閉人士以及想要把平衡和意義帶入生活的人們。它未來將擴大成為一個國際動力,對抗激進和破壞力量以及逃避人性的脫離力量。

我的第二項生命任務是建立一個國際組織,減輕災難、人口過剩、衝突、剝削和其他給人類帶來痛苦的問題。組織將與所有利益相關者合作,使用有建設性以及和平的方式進行工作。組織旨在引導熱誠、資源、研究、關注和幫助使到人類在現實生活中體驗善、美、意、真。以李光耀為模範,組織會從長遠的角度處理問題,外交和對抗都將策略性地使用。

我的第三項生命任務是在我們非持續性國際體系崩潰後,説明世界組織統一國際政府。團結的人類便可把全球的問題作解決掉,宣佈地球為自然保護區,把技術人類移民到外太空,並研發星際旅行科技。

這是一項巨大的心願,就算成功也需要我一生一世來完成。

到目前為止,21世紀對大多數人來說都是個痛苦和艱難的時代。人類的集體意識反映在反烏托邦式的流行電影中:人類正在與機器人,外星人,疾病,黑暗陰謀和邪惡技術戰鬥。人類正在或者已經失去了靈魂。

人類只能創造自己能夠想像的東西。如果人類想要共同創造出一個美好的未來,大家首先必須想像出這樣的未來。因此,我分享了自己看到的未來:人類放棄戰爭,使用先進技術解決全部的問題,也為子子孫孫保留了健康的地球。

只有當我們走到慈善的終點,再也不需要慈善時,世界貧窮才會終結。只有當我們到了宗教的終點,當我們不再需要宗教時,大家才都能得救了。只有當我們到了宣導的終點,不再需要宣傳時,大家才聽到了資訊。只有當我們願意失業時,才能真正解決我們面臨的問題。很少有人願意失業,因為他們不知道以後會做什麼,也失去了對於他人的利用價值。因此,即使他們正在努力解決問題當時,也同時盡力繼續維持現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