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的未来

我童年的梦想是利用科学的力量来解决人类的问题。我想象自己能像比尔•盖茨一样建立一家大企业,用我控制的资金创建研究所,聘请世上最厉害的科学家。我的研究团队将成功研究癌症治愈的方法,并修铺人类对地球造成的破坏。随着我成熟,我的梦想也改变了。我发现知识和技术并不是人类发展的限制因素,而是人类的态度。

人类已经接受了科学的唯物主义,任何无法衡量或触碰的东西都被视为无关紧要。获得控制物质世界的能力的代价是丧失了灵魂、忽视了身体、摆布了内心。今天的人类对星际旅行和世界团结没感到兴趣,而是处在一个充满了痛苦和冲突的世界。人类甚至连同意不杀死对方的协定也无法达成,研发的生物、核子、纳米武器等等随时都有可能把自己消灭掉。

我们被带入了一个又黑暗又愤世嫉俗的世界:一个不断激起欲望却不允许实现欲望的世界,一个在我们长大后必须为了脚踏实地而抛弃全部自己梦想的世界,一个根据物质财富和成就来相互判断你我的世界,一个把灵性体验视为需要药物治疗的精神疾病的世界,一个把自己变成游客去体验伪装的文化、大自然、人际关系等等的彻底虚假的世界。

我从2002年开始帮助自己做内在工作,到了2017年我进入了生命的新阶段。我第一项生命任务是打造出一个与现代技术和无神论观点相容的方式,把善、美、意、真带回给人类。我的生命指导服务旨在帮助自闭人士以及想要把平衡和意义带入生活的人们。它未来将扩大成为一个国际动力,对抗激进和破坏力量以及逃避人性的脱离力量。

我的第二项生命任务是建立一个国际组织,减轻灾难、人口过剩、冲突、剥削和其他给人类带来痛苦的问题。组织将与所有利益相关者合作,使用有建设性以及和平的方式进行工作。组织旨在引导热诚、资源、研究、关注和帮助使到人类在现实生活中体验善、美、意、真。以李光耀为模范,组织会从长远的角度处理问题,外交和对抗都将策略性地使用。

我的第三项生命任务是在我们非持续性国际体系崩溃后,帮助世界组织统一国际政府。团结的人类便可把全球的问题作解决掉,宣布地球为自然保护区,把技术人类移民到外层空间,并研发星际旅行科技。

这是一项巨大的心愿,就算成功也需要我一生一世来完成。

到目前为止,21世纪对大多数人来说都是个痛苦和艰难的时代。人类的集体意识反映在反乌托邦式的流行电影中:人类正在与机器人,外星人,疾病,黑暗阴谋和邪恶技术战斗。人类正在或者已经失去了灵魂。

人类只能创造自己能够想象的东西。如果人类想要共同创造出一个美好的未来,大家首先必须想象出这样的未来。因此,我分享了自己看到的未来:人类放弃战争,使用先进技术解决全部的问题,也为子子孙孙保留了健康的地球。

只有当我们走到慈善的终点,再也不需要慈善时,世界贫穷才会终结。只有当我们到了宗教的终点,当我们不再需要宗教时,大家才都能得救了。只有当我们到了倡导的终点,不再需要宣传时,大家才听到了信息。只有当我们愿意失业时,才能真正解决我们面临的问题。很少有人愿意失业,因为他们不知道以后会做什么,也失去了对于他人的利用价值。